您好,欢迎来到cc国际赌博平台_国际cc财神_cc国际总代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博之窗

卦:新化山村里不一样的精神寄托

作者:彭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20 15:55:44 字体:【】【】【

山里的外婆九十六岁了,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待着。

堂屋里有外公的一张遗像,黑白的,已经挂了有二十多年,有些惨淡,想挤点儿微笑出来都勉强的表情。

老辈的山里人都有打卦问卜的旧习惯,一副简陋的木制小卦,掷下去,若都是正面,是阴卦,都是反面,是阳卦,一正一反才是皆大欢喜随人愿的圣卦。

外婆就靠着这样一副小卦,每日跟外公对话,那副卦已经被打磨得乌黑发亮了,似乎还有继续打磨多少年的未来。

外公年轻的时候,是村里的把式,会放竹排,读过夜校,还会唱“竹扫把大的尾巴,水桶大的脚”的山歌子,靠放排养大他后面的大大小小八九个弟弟妹妹和自己五六个儿女。村里人都敬重他。

无论冬夏,外公都是穿着整齐的蓝布衫对襟褂子,黑色的大档裤,弯着背坐在柴火边,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守着一个小铁壶,煨着外婆采摘制作的老芭叶茶。旁边总是“叮叮当当”锅子铲勺飞舞的外婆制造的,热气腾腾、滋滋辣辣、火烧火燎的烟火气息。

我的那些大小姨妈和舅舅都畏惧外公,只要外公咳嗽或者“哼”一声,就吓得缩头收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个家庭里,穷也好,福也罢,鸡零狗碎的事总是无数,大到舅舅要找对象了,小到哪个姨妈要买根头绳臭美一下啦。“宁愿跟一个叫花子娘,也不愿意要一个做官发财的爹”,我的那些大小姨妈是深谙此话的意义,所以无论什么事都只敢跟外婆说,通过外婆再跟外公去讨主意。

每当那个被柴火灰烧得乌黑的小铁壶开始“滋滋”地扑腾起小盖,当那个茶汤“叽叽咕咕”流进瓷碗里,永远的辣椒炒什么差不多也煮好了的时候,外婆就会蹭三蹭四地挨过去,把烧短了的柴往灶里推推,把拎边儿的往中间挤挤,然后开始磨磨唧唧“几哩牙(孩他爹),那个几妹几(几妹子),几伢几(几伢子)……”

山里的日子寡淡得只有青天白日,山里人也是有能力砸吧着嘴把日子过得丁是丁,卯是卯的,底气十足,脾气可以冲天。

后来那些大小姨妈们像蒲公英的种子一般被吹到那些大山的旮旮旯旯里,自生自灭去过她们的丁卯日子去了。

外婆对着外公的遗像,每天要打卦问的事情也是零碎的很。小的,一天里吃什么菜;大的,舅舅的一头猪卖了多少钱;崂上的那块田打了几担谷。外公对吃的事一般是随意的,农村人填饱肚子就行了,所以很少撞卦。但是如果是那个田里打的谷子比往年的少了,就会撞卦,一会儿阴卦,一会儿阳卦,就是外公不高兴,不愿意吭声,板着个脸生气呢!他在怪舅舅偷懒,那个牛屎粪没有在开春前就担到田里去浸泡,肥不够,自然谷子就打不了那么多。外婆和外公生前一样,耐着性子,轻言细语地讲很多:几哩伢,晓得啰,明年早一点把牛屎粪浸到田里去,几伢几一个人在屋里,也累死人哩.........那个老头估计也是同意这个意见的,最后就来一个“圣卦”让外婆满意。

那些像蒲公英种子一般的女儿们,逢年过节,自己养儿育女了,也想起来爹娘曾经的苦了,也会送一只煨好了的鸡啊!称一点新鲜的肉啊!来送给外婆。一进门,外婆就要使着去堂屋里,对着外公的遗像,掷一个卦,告诉外公,几妹几送东西来了,要保佑几妹几身体好,莫得病,孩子听话。即使送东西来孝顺,也是左一个阴卦,右一个阳卦,外公又发脾气了。外婆就对旁边的几妹几说,你爹怪你好久冒回来看他,不高兴了。然后那个几妹几就马上解释,是什么原因没勤回来走动……最后外婆也帮着讲一通,以“圣卦”结束,母女回到旁边的偏屋里去吃还冒着热气的煨鸡。

遇上有哪个女儿要来接她去小住几天,她也要先问问外公同意不同意自己去。拿了那个小卦站在堂屋里的像前,“要去几妹几屋里打住几天,你去不去啊”。如果是阴卦,那就是外公不同意去,如果是阳卦,那就是外公还是不同意去,要外婆留在家里给舅舅喂猪,舅妈不在家里,舅舅一个人忙不过来。遇到这样的情况,即使阴阳相隔,外婆也会生气,坐回自己的小屋,念念叨叨:都帮了一世了,自己都累死了,还不能松口气。等过一会儿又去问 ,口气缓和下来:几哩伢,就去住两天哩,不长住可不可以。结果就蹦出一个“圣卦”,外婆立刻把一张老脸笑成了颤抖的花,外公同意了,只住两天就回来。如果外婆还要求外公一起去,那就还得打卦问。阴卦,阳卦,外公愿意去,外公不愿意去,那只有外婆自己知道了,外婆也就不念叨了,告诉来接自己的几妹几:你“屋里伢”不去,要留下来帮你老弟看屋哩。

外公外婆,那些散落在旮旮旯旯里的蒲公英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在经历着人生的苦痛,闹离婚的,崽女不着调的,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命运就是一张网,谁都网在其中。

每当听到哪个不怎么好了,外婆就在外公的遗像前流泪,不知道念叨什么了,也不打卦,任那个老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就像生前两个人面对什么难事,都没有办法了一样,只能干坐着哀声叹气。然而从前是两个人干坐,现在剩一个了,一个人干坐到最后还得是问外公怎么办,因为外公就是她的天地和靠山。

阴卦,就是外公生气了,沉默着不回答外婆的话;阳卦 就是外公在骂人,说某某不应该这样;最后郑一个圣卦,外公要外婆不要急,莫急坏了身体,儿孙自有儿孙命,先保到自己多活一天才好。外婆也就听了外公的话,慢慢止住老泪,依然孤独的过着她吃饭睡觉和外公对话的日子。  (市国土资源局   彭兰)